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诺基亚成长基金邓元鋆三四线城市仍存在巨大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汽车

邓元鋆曾经历过两家公司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一家是苹果,一家是诺基亚。九十年代初,仍在美国苹果工作的邓元鋆接下了为公司开辟中国市场的担子,彼

邓元鋆曾经历过两家公司在中国崛起的过程,一家是苹果,一家是诺基亚。

九十年代初,仍在美国苹果工作的邓元鋆接下了为公司开辟中国市场的担子,彼时苹果还没有出,邓元鋆只好拿着一台Mac跑遍祖国各地招募代理商。可以说,苹果进入中国也有邓元鋆的一份功劳。

但是,还没等到苹果在2007年发布台iPhone,邓元鋆就已进入了另一家改变他命运的公司诺基亚。

起初他只是在诺基亚担任中国工厂总经理,2005年开始,邓元鋆就接手了诺基亚所有的中国业务。接下来的5年,他成功将诺基亚在中国百分之十几的市场份额提升到超过百分之四十。

在诺基亚的7年,邓元鋆见证了诺基亚在中国的黄金时期,但随着诺基亚决心不做,邓元鋆的事业也有了新的变化,他成为了诺基亚成长基金的合伙人。

2010年,这家以专门投成长型为主的风投基金前后参与了赶集2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与UC优视数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有趣的是,后来,这两家公司都是以被合并的形式,让诺基亚成长基金收获了丰富的回报。

现在,在移动互联红利走向末期的时候,邓元鋆却将眼光投向了三四线城市的非头部项目,他是怎样想的?

以下为采访实录节选,界面创业略加:

界面创业:诺基亚成长基金(NGP)和诺基亚的关系是什么?

邓元鋆: 诺基亚成长基金是一个全球性的风投公司,诺基亚是我们的LP,同时我们也是一家独立的风投机构。

界面创业:诺基亚为什么不建立投资并购部,而成立了NGP?NGP跟其他的企业基金相比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吗?

邓元鋆:确切有一些不同。我们是一个合伙人制的风投公司,跟一般的财务风投公司是一样的。我们也是拿管理费,也是利润分红,公司投资的项目赚了钱要分给合伙人。跟一般企业投资基金不一样的是,我们是独立财务。我们在定公司投资方向和战略的时候,确实会跟诺基亚方面的战略方向有一定的符合,比如说所投的智能出行、AI、IoT、医疗健康,这也是诺基亚关注的领域。但是我们是以一个独立的方式来看这些项目,不需要内部业务的部门做审批或支持。这一点跟其他企业的基金有一点不一样。

我们为什么这样做呢?其实诺基亚是有独到眼光的,认为在外部的独立投资机构可以看得更广,我们可以做诺基亚的眼睛跟耳朵。就是如果今天诺基亚可能没有关注的领域或技术,那么我们可以在外面做独立的评估,类似于展望未来的方向。这可以帮助诺基亚看得更广,可以发掘一些更好机会作为公司未来发展的机会等等。

界面创业:现在NGP已经募到第几期基金了?

邓元鋆:我们已经做三期了。

界面创业:管理的基金总额是?

邓元鋆:我们现在管理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基金,投资过80多家创新公司,而且我们的成绩也很不错,上一期基金实现了百分之百的成功退出。其中有三个独角兽,分别是小米、UC Web和赶集,此外也有其他公司实现了上市和合并。

界面创业:这个成绩确实相当不错了,那我们现在有什么投资偏好吗?

邓元鋆:从2005年开始,在诺基亚推动三四五线城市发展的时候,我们对于农村或偏远城市的了解就已建立起来。

之后,尤其是近我们的一系列投资,都关系到非头部市场的布局。大家知道,中国比较偏僻地区的很多刚需其实并没有得到满足,例如在医疗健康、教育和各种其他生活服务方面,的医生、医院、老师及优质的教育资源等都相对集中在比较大的城市。而我们近投资的项目都是为偏远地区刚需服务的。包括为农民工、蓝领群体提供非常可信赖的工作机会的我的打工,还有借助人工智能技术为学生定制教育课程的乂学教育。

这些项目能提供很高质量的服务,在全部市场上也有很大的机会。固然我也在YY担负独立董事,YY也针对从大城市到小城市、偏远地区提供了很多文娱方面的服务。小米、UC Web和赶集也在偏远地区具有大量粉丝和用户。可以说,在非头部市场的投资机会上,NGP包括我个人是非常有洞察的专家。

另外一点就是我们的投资并不局限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我们是全球性的风投机构,举个例子,我们在中国投资赶集,在印度也投了当地的分类广告公司Quikr。那这样我们就可以为被投企业提供不一样的视野和经验。

界面创业:您可以再具体讲讲为什么会这么看好非头部市场吗?

邓元鋆:固然我们不单是关注在非头部市场,但非头部市场是有很大的商机的。如我刚才在开始的时候所说,我在诺基亚负责业务的时候,已经关注到偏僻地方的刚需。以超低端为例,在2005年左右,一个月一个型号可以卖200万台,说明这个刚需量是非常大的。无论是在医疗健康、教育和现在的各种运输、智能出行方面,都有庞大的需求。

我在诺基亚负责业务的时候,已经对于偏远城市做了大量的调研。我们数万家零售店都位于这些地方,这让我们对他们的需求特别了解。这些需求别人不太了解,且不容易做,因此我认为这个领域有莫大的市场前景和机会。而且随着偏僻地方居民的收入提高,他们也有能力、也愿意实现消费升级。有些农村去大城市工作的父母,他们希望赚的收入可以改善在家里的留守儿童和老人的生活,这也产生了非常大的需求。

界面创业:那您都是怎样找到非头部市场的这些投资标的的?

邓元鋆:NGP是一家成长期的基金,通常我们投一家公司的金额大概是在一千万美元上下。所以我们不是做初期投资,而是关注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有了一些成绩的公司。这样我们就可以从很多渠道,包括你们媒体,我们的合作伙伴、认识的创始人和各种天使机构那里去了解一家公司的发展和业务。

界面创业:NGP覆盖的投资领域包括美国、中国、印度,其实都是近些年来风投竞争非常剧烈的地区。我们和竞争对手比起来有什么优势?

邓元鋆:首先是经验。我个人曾担任过UC Web和赶集和创业导师,现在则是雷军手下两家公司的独立董事(YY和金山),手上经手过量家公司的并购、上市。

第二是诺基亚的技术背景,虽然诺基亚现在不做的业务,但是有超过10万个专利,这些专利都是一些前沿的技术积累下来的,对那些创业公司来讲可以看到未来技术的发展。另外诺基亚还拥有全球的贝尔实验室,无论在AI, IoT或其他前沿的技术方面都有很多的调研成果。

另外NGP在美国、欧洲的投资人和合伙人也有着丰富的经验,都有成功的投资历史,再加上诺基亚、贝尔实验室和在中国的战略合作伙伴,比如小米,这些因素相比其他的风投公司来说,是具有一定的优势的。

界面创业:您跟雷军和俞永福都是好朋友。但是企业发展到后期,比如说像赶集并购的那段时间,公司跟投资人可能不会一直都是站在同一个角度的。您怎么看投资人与被投企业创始人的关系?

邓元鋆:的确,在赶集合并的案例中,我也扮演了一个相对关键性的角色。当投资人跟创业者在看公司未来发展的时候,一定要做很多的沟通。当时我确实提供了不少的资料给董事会跟杨浩涌。

可以说当时58同城和赶集都是一起在烧钱,一个请杨幂,一个请范冰冰做代言,都是很昂贵的。大家在代言和其他市场推广上烧钱,把利润都打没了,同时也不知道要打多久才能够占据上风,这是非常不利于企业发展的。作为投资人,我们给创业者的不一定是他们开始想的方向,比如说要做大、要上市。另外一方面的问题是需要很多的资金来烧,所以在这个时候怎样去说服创业者,怎样让创业者了解到,他不但是要关注自己要做什么,而且要关注那些跟你打拼了十年的同事、员工有什么样的前途。还有那些投资人也已经跟着你经历8到十年左右,他们会得到甚么回报?

这是一个投资人跟创业者互相交流、互相讨论,乃至到相互辩论的进程,而大家到肯定要达成一致。为何赶集跟58同城能够达成合作?就是由于两家的CEO跟投资人都共同认为这是的方案,然后大家都得到了很好的回报。58同城和它的投资人包括腾讯得到了很好的回报,赶集所有的开创和它的投资人包括NGP,都得到很好的回报。现在杨浩涌再创业,他的瓜子(二手车的业务)也很成功。

界面创业:近两年您感觉到投资环境和以前有什么区分?这类区别对诺基亚成长基金而言会不会受到系统性的挑战?

邓元鋆:对我们来讲,2016年下半年到2017年年初,全部投资环境是有一些积极的变化,大家都比较理性。之前,我们认为这个市场有一些太过疯狂了,就是很多创业者都要求很高的估值,然后在烧钱方面也是做得比较激进,因为好像融资比较容易。我们那时候是非常谨慎的,所以我们没有做太多的投资。而到后来,当大家觉得是寒冬的时候,我们就出手了。

在2017年,我们相对来讲比较活跃,近期的几项投资无论是小寻科技、悦动圈、乂学教育、我的打工等等,我们都做了领投,而且出手都比较快。因为我们觉得大家相对来讲比较理性,创业者也理性。之前有些投资人就算没有太多的数据也愿意投,竞争不太理性。而现在大家都理性了,投资人理性,创业者理性,所以我们就可以大量出手。

2018年,我们的整个投资速度还会继续加快,包括医疗健康、智能出行、运输,包括消费升级、AI、IoT领域等等,我们会继续走下去。而且在偏远非头部的地区和市场,我们还是会以专业的、有经验的角度来做更多的投资。我觉得2018年会是我们有更多投资机会的一年,市场还是继续保持理性,还是保持不错的发展。

界面创业:在您看来,以后的下一个交互系统可能是什么?

邓元鋆:我之前在诺基亚分享过一个故事,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在很小的时候我是一个很懒的人,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够发明一个东西放到我的脑子里面,就不需要整天去背书、念书、学习,需要甚么知识就可以在脑中搜索。可以说,今天虽然没有把芯片放到脑子里面,但是任何东西都可以通过在百度、谷歌等渠道找到,虽然没有在脑子里,但是在你的手上。

我觉得现在科技要从人类的角度出发,去思考怎么能让知识、服务像人的器官一样运作。

白带多怎么办好
白带多怎么样治疗
什么导致外阴瘙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