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游戏

73岁教授一个问题讲3遍仍有学生不会当场

2019年03月09日 栏目:游戏

73岁教授一个问题讲3遍仍有学生不会 当场自扇耳许恩源和学生在一起原标题:73岁教授教90后为何自扇耳光?戒不掉教学瘾耄耋之年重

73岁教授一个问题讲3遍仍有学生不会 当场自扇耳

许恩源和学生在一起

原标题:73岁教授教90后为何自扇耳光?

戒不掉教学瘾耄耋之年重返讲台 为警醒学生不惜自残

许老师有个习惯,每讲完一个问题都要问学生会不会。那天已讲了3遍,可有个同学还是不会,许老师一下就哭出来了,自己打自己耳光,打了4下,哭着问我们,是不是自己没讲好?这是成都艺术职业学院一名毕业生对73岁的老教授许恩源的回忆。

看到学生学不会,他会在课堂上痛哭,打自己耳光;看到学生不认真,他甚至给学生下跪;他要求严格,却会教学生如何挑选男女朋友就是这样一位怪老师,却让学生念念不忘,学生有事没事就会想念他。

今年9月,二度退休的许恩源重返讲台,接下了成都艺术职业学院本学期240多节设计课的教学任务。从211院校到职业大学,从教53年,许恩源活到老,教到老。近,他因为当着学生的面自扇耳光这一惊世骇俗之举出了名,人称麻辣教授。

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他激动地说,这种自残行为是他本人和教育事业的耻辱,麻辣在他看来是贬义词。

礼貌、和蔼、激情话筒里传来老师的声音,给这样的印象。口齿清晰、中气十足,让人能够感受到他的健朗。

退休生活 生不如死,我想回去

这是许恩源人生的又一个起点,他终究还是没舍得离开讲台。自1960年从南京师范毕业后,从无锡到上海,从无锡轻工业学院到东华大学,他一口气在讲台上站了40年。2000年退休后,他在上海的家中养了5年老,没经住诱惑,受昔日学生之邀飞去成都,在成都艺术职业学院重返讲台。

背井离乡,许恩源在天府之国过得很充实、很快乐,就连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也没能震跑他。去年年底,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已经老了,他试着说服自己再度退休:我这把老骨头总不能被人抬着去上课吧?

他说服了自己,回到了上海的家中与家人团聚,每天吃着保姆做的饭,吃着爱人削的水果,生活过得富足,无忧无虑。但他终究没能战胜自己,过了半年养老生活后,他生不如死,太难受了。

他放下作为长者的架子,给成都艺术职业学院的院长写了一封信,委婉地倾诉自己在上海的无聊生活。院长看出了他的潜台词,邀他重返讲台。就这样,许恩源又乐呵呵地在新学期开学前赶回了成都。

我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这是图什么呢?我缺吃吗?不缺。缺穿吗?不缺。说难听点,我就是贱骨头、劳碌命。说好听点,我有斩不断的教师情结。许恩源自我挖苦道。

重返教坛 为了教学不要尊严

许恩源出名,是因为媒体在教师节前夕报道他为了教学扇自己的耳光。求证获知,确有其事,事情发生后,先在学校的学生中间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而后上了、见了报。

对于自己的意外出名,许恩源情绪激动:打自己,难道我有精神病吗?我没有精神病。一个精神正常的老师,为了教学连尊严都不要了。在他看来,此事成为,充满了黑色幽默的意味。

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许恩源要求学生的设计作品必须干净、漂亮首先是干净。不少学生起初做不到这两点,但经过许恩源一而再、再而三的指导,都取得了脱胎换骨的进步。可有个学生,无论许恩源如何三令五申,都无动于衷,设计作品始终脏乱差。

有一次,许恩源看着这位孺子不可教的学生,悲从中来,当着学生们的面扇了自己耳光,让在场的所有人感到震惊。他告诉,他当时情难自禁,他自责无法把学生教好,希望自己自残的举动能感动这位学生,能促使他进步。

不需要讲大道理,设计作品要干净、漂亮,是很实际的事情。设计作品某种程度上就是商品、就是钱,要见客户、要参加招投标的,干净、漂亮的设计作品中标的可能性要大许多。学生在学校里学不好本领,独立走上社会后该怎么立足?许恩源激动对说,如果自残没用,我也可以给他跪下。就像张艺谋电影的名字《一个都不能少》,我希望我的每一个学生以后都起码能在社会上立足。

扇耳光是爱学生的表现。我也可以像现在的某些老师那样,学生在下面玩、吃零食、交头接耳,当做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到,用书挡住脸继续上自己的课,但我做不到,这是我的职业病。许恩源说得痛心疾首。

我其实是个很爱面子的人,但一路走来,有失尊严的事我忍受过不少,但都忍过来了。

消除代沟 90后不该有特权

教师职业的奇妙之处在于,永远都跟年轻人打交道。自1960年走上讲台开始,许恩源已从教52年,早的一批学生,现在已经60多岁;目前正在教的,是90后。如何处理好代沟,是多年来一直摆在许恩源面前的课题。

许恩源向袒露心扉,在自扇耳光之前,他还经历了这样一段心理过程:现在的学生骂不得、更打不得。既然这样,我就打自己吧。谈到这里,许恩源显得很无奈:现在的老师很难做,说什么90后都是独生子女,都是宝贝,得笑着哄他才算先进的教育理念。既要马儿跑,又不让马儿吃草。

老师当然不能摧残学生,但适当地打一打总可以吧?有句话说得好,打是亲,骂是爱,狼爸、虎妈是怎么教孩子的?张国荣演的《霸王别姬》你看过吧?戏班里的师傅是怎么教孩子唱戏的?新兵到部队报到,班长、排长是怎么训练他的?

跟上世纪80、90年代上大学的那些年轻人比,现在的年轻人的确差太多了。他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我们的舆论把人分成80后、90后,这会给年轻一代带来一种错觉,以为他们是特殊的一代,社会应该宽容他们的所有缺点。但仔细想想,他们5年、10年后就是社会的主力了,怎么还能把他们当小孩看呢?他们现在这个样子,5年、10年后怎么担当社会的主力?

在我看来,无论你是60后,还是90后,都是大学生,都不该有特权。时代变了,一些基本的东西不能变。

诸多困惑 没有等来一个学生

做许恩源的学生,有一系列的规矩需要遵守,比如上课提问举手时,手要举过头。现在的孩子,提问举手只是吊儿郎当地动一动手,这是不合礼仪的,既是对老师的不尊重,也是对他自己的不尊重。许恩源是这样认为的。

教了50多年的书,我从来没做过领导,不知道怎么给学生做政治教育我也没这个权力。但有些基本的东西是不会错的,比如我要求男生要注意风度,女生要矜持。有的女学生穿着奇装异服,恨不得裸体来上课,这总不可能是对的吧?对于媒体封给他的麻辣教师的外号,他非常反感,麻辣是泼辣的意思,是贬义词。我从来都要求学生注重礼仪,怎么能说我麻辣呢?

虽然本身非常注重礼仪和风度,但那个学生要是把他惹急了,他就会发飙。有的90后,老师帮他分析作品跟他讲话时,他眼睛不看老师,飘来飘去。我就问他,女朋友对你说我爱你的时候你也眼睛看着别人吗?

对于90后一代,许恩源感觉代沟正在变得无法逾越。沉迷电脑游戏、睡懒觉、谈恋爱同居他们似乎什么都会,但他们不再那么热爱学习。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个周末许恩源都会拿出其中的一天,广而告之,给学生们补习功课。每到那一天,他都静候在教师公寓里,等着好学的孩子们来敲他的门,但他等了三年,却没有等来一个学生。

换成我上世纪80年代的学生,如果遇上我这样愿意牺牲周末休息时间、义务指导他们的老师,他们恨不得贴大字报感谢我。许恩源无力改变一代人的整体精神风貌。

许恩源麻辣事 刘境奇同学的作品,奇丑无比!

说起许恩源教授,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院长刘境奇兴致很高。刘境奇1984年毕业于无锡轻工业学院(注:现已合并为江南大学),众多老师中,许恩源对他影响,甚至改变了他的一生。

刘境奇向回忆说,他当年是绘画特长生,尤其擅长素描,考了满分。进入大学后,他发现自己学的是设计,有抵触情绪,上设计课吊儿郎当,课后作业也应付了事他心里仍放不下绘画。

许恩源是该校设计专业的三位创始人之一,刚好也给刘境奇上课。有一次,许恩源把全班20多位同学都叫了过去,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展示了刘境奇的课后作业:这是刘境奇同学的作品,奇丑无比!

这让刘境奇当场非常难堪,但他在回忆起这段往事时倍感温馨:确实把我骂醒了。此后,许恩源又找刘境奇谈了心:我们喝牛奶,是为了变成一个强壮的人。你绘画基础这么好,如果设计课不认真学,就相当于喝牛奶把自己喝成了一头牛。

从那以后,刘境奇改变了态度,对设计课变得专注起来,在设计领域表现突出,直到有一天,许恩源开始把刘境奇的设计作品当样本,到处宣扬;再后来,刘境奇以设计为业,并取得了突出的成绩。

把女儿放讲台上辅导学生自习

有一幕场景,一直深深地印在刘境奇的脑海里:许恩源带着两个女儿去上课。

刘境奇回忆说,他们当年学习非常刻苦,白天上课,晚上自习;许恩源跟着学生转,教学工作夜以继日,白天讲完课后晚上也到自习室指导学生。

有一次,他又拉又抱,将两个女儿带到自习室,一个七八岁,一个五六岁。他把女儿往讲台上一放,安排她们自娱自乐,然后就走到学生中间做指导去了。

学生们后来才知道,许恩源的妻子当时在海外留学,生活、工作一肩挑,即便如此,他仍自愿给学生做课外补习,这让学生们深受感动。

许恩源的妻子也是设计专家,1980年作为我国批公费留学生到日本求学。如今,他的两对女儿、女婿也都是设计师。

磨粉机多少钱一台
夹娃娃机生产厂家
码垛机器人